股指期货对外开放,什么该置于首要地位?


4月21日,在第十三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将积极推动包括股指期货在内的特定品种对外开放。这是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表现,个人以为,推动期指对外开放,防范市场风险应当置于首要地位。

我国期货市场特定品种对外开放,以吸引外资进场,在此前已经有先例。如继原油期货与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后,去年9月21日,证监会根据《境外交易者和境外经纪机构从事境内特定品种期货交易管理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确定郑州商品交易所的PTA期货为境内特定品种。PTA期货也因之成为国内第三个国际化品种。

从期货市场引入境外交易者的步伐看,监管部门正根据不同的品种,成熟一个推出一个。而且,哪种大宗商品作为特定品种对外开放,与品种挂牌时间的先后与长短没有关系,而与品种本身的影响力,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等方面有关。比如原油期货去年3月26日在上海国际原油交易中心上市交易,其挂牌时间远远晚于铁矿石与PTA期货,但却是第一个对境外投资者开放的交易品种,也成为第一个特定品种。

引入境外投资者,背后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首先,商品期货的交易,需要巨量的资金。品种交易的活跃程度,市场人气的高低,与资金介入的多少与深度是密切相关的。而引入境外投资者,就能为期货市场引入大量的资金。其次,一个品种能否吸引境外投资者的参与,与这个品种的吸引力是相关的。在国内三大商品交易所中,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僵尸品种,这样的品种即使选定为特定品种,也不可能有境外投资者介入其中。其三,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特定品种的交易,能不断提升国内期货市场的影响力,能提升相关品种在全球期货市场的影响力,甚至有可能慢慢获取该品种的定价权。而定价权则意味着话语权。

中国资本市场虽然号称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但由于诞生时间不长,再加上开放程度不深,从影响力的角度上看,与第一大资本市场的美国市场是不能比拟的。期指市场由于诞生时间也不长,同样不值得一提了。特别是,2015年股市出现异常波动后,中金所对期指交易从保证金、手续费以及日内交易监管标准上不断进行调整,导致期指市场流动性枯竭,新加坡新华富时50期指的涨跌,反而频频成为A股市场投资者参考的指标。

无论是从提升我国期指市场影响力的角度,还是从发展期指市场本身的角度,推动期指作为特定品种对外开放,显然都是非常有必要的。从目前的情形看,条件正逐步成熟。如4月19日,中金所决定,从4月22日起,对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分别进行调整。期指第四次调整后,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期指保证金标准已离2015年的常态化不远,明显有利于改善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手续费大幅下降,则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通过此次调整后,期指市场保证金标准、手续费以及日内交易开平仓手数等,正逐渐恢复2015年前的水平,客观上也为期指作为特定品种对外开放创造了条件。

期指作为特定品种对外开放,在吸引境外交易者、吸引更多资金的同时,防范个中的风险无疑须引起足够的重视。2015年的教训显然不能忘记。当年股市与期指相互影响的结果,最终导致两大市场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股市方面,注册制试点被推迟,证券法的修订被停滞,投资者损失惨重,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受到严重影响。期指市场方面,中金所的多次调整,导致期指市场成交大幅萎缩,风险对冲功能丧失,期指无法成为机构投资者的风险管理工具与创新工具,也无法成为适格投资者对冲风险的工具。显然,在期指对外开放后,2015年的悲剧不应再重演。而这,需要监管部门提前做好各种预防工作。

特别提示:请关注曹中铭微信公众号 caozhongming999,谢谢!

发布日期:2020-02-27 13:12:41  所属分类: 行情